内幕交易圈起底 资本市场利益交织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为利而聚,似乎是资本市场的天然属性。证监会主席肖钢也直言:资本市场是资金场、信息场和名利场。
不过,在各类利益圈交织的资本市场,总有人想提前知道底牌,铤而走险触发内幕交易,其案发区涵盖了朋友圈、校友圈、生意圈等各类圈子。靠圈子听消息买股票,成为一小撮短视者的牟利捷径。
内幕交易案是如何形成、传播及认定的?作为窥视内幕交易细节的一个小窗口,2013年,证监会网站披露了30起内幕交易行政处罚案,详述了部分案件的始末,及监管部门的查处依据,显示出证监会重典治市的决心。
据上证报记者梳理,2013年开始,个人被调查的案例开始逐步增多,而且还加大了查处的深度、拓宽了查处的广度,涉及的案情辐射面更加广泛,牵涉亲属、朋友、同学、师生、生意伙伴,还包括证券期货从业人员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等。
多样的泄密对象
在30起案例中,除内幕信息知情人自己买卖股票外,有13起案件是知情人泄密给了亲属,其中绝大多数属夫妻关系,此外还有父母、兄弟等
据记者梳理,2013年,证监会网站累计披露了30起内幕交易行政处罚案例,暴露了形形色色的利益圈。
统计显示,上市公司内幕交易主要集中发生于三个敏感时段,即重组预案、财务报告披露和高送转预案发布之前。泄密者主要为上市公司高管、重组标的公司高管,以及中介机构人士等。而牵涉内幕交易的关系网则包罗了亲属、密友、同学、师生、生意伙伴等“圈子”。
在30起案例中,除内幕信息知情人自己买卖股票外,有13起案件是知情人泄密给了亲属,其中绝大多数属夫妻关系,此外还有父母、兄弟等,如天龙股份、龙源技术、博云新材、云内动力、舒泰神等公司的内幕交易案;另外有4起案件的受罚者涉及泄密者的生意伙伴,牵涉中航重机、万顺股份、宏达股份、森源电气等公司;同时,有4起案件涉及多年好友,交易股票包括春晖股份、安诺其等;3起涉及校友或老师,股票包括安诺其、领先科技等(因每起案件受罚者不止一人,统计略有重叠).
“主体群体化、裙带化,形成窝案、串案是内幕交易的一大特点,毕竟消息在亲戚朋友间层层传递,扩散范围广,速度快。”市场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表示,“此外,还有一些政府官员会在研究或审批企业改制、产权交易、资本运营和经营管理过程中,卷入内幕交易。”
内幕知情人将消息透露给亲友,多数情况是属于知法犯法。而在生意场关系网中,有的是在工作往来中意外获悉内幕消息,有的则是老相识之间“互通有无”。
以万顺股份的内幕交易案为例,因公司重组需在银行开立账户,银行行长在运作此事时获得信息并买入公司股票,构成内幕交易。万顺股份于2010年9月29日停牌筹划重组,随后于11月5日发布重组草案并复牌。在重组筹划期间,大概2010年8月底,万顺股份董事长杜某亲自和时任民生银行汕头分行行长王周屋打招呼,想在民生银行开立共管账户;2010年9月中上旬,杜某给王周屋打说公司需要融资3亿进行股权收购,王答应帮杜某落实此事。由此获知万顺股份重组计划的王周屋开始内幕交易。与通常内幕交易短炒牟利不同,本次涉案者直到监管部门调查之日仍未卖出股票,持股两年半浮盈约三成。
而涉及中航重机的案件中,当事人曾林是中航重机原董事长赵某的生意伙伴,二人在2005年一次聚会上相识。2006年,赵某担任董事长的成发科技与曾林旗下公司合作开发了某项目。2010年,在中航重机重组消息公开前,曾林与赵某多次通话,并主导了旗下企业对中航重机的内幕交易,最终牟利逾400万元。
密友圈内幕交易的例子比如春晖股份。公司第一大股东鸿汇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江逢灿,在同意广晟酒店借壳春晖股份上市后,将消息泄露给了多年好友罗建荣。罗建荣与其妻詹嘉绮于内幕信息公开前割肉卖出了其他股票,累计买入25.53万股春晖股份,詹嘉绮甚至提前支取定期存单全部用于购买股票,颇有“豪赌”的意味。该重组事项后来流产,内幕交易者最终割肉离场。
安诺其的内幕交易案,则发生于校友及老师的关系网中。本案的一个关键人物刘某,系重组对象湖北丽源董事长的私人顾问。内幕交易者之一的郭红莲,则是刘某的高中老师涂某的妻子,郭红莲也认识刘某,并有些交往。2011年12月,刘某、涂某及郭红莲参加同学聚会。之后,郭红莲与刘某有多次联系,并买入股票。此外,领先科技的内幕交易案中,处罚对象朱建峰与泄密者姚某峰是大学校友。

1234下一页

原创文章,作者:墨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nzxqy.com/14278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